首 頁 |農民農村研究 |中心外文期刊要覽 |地方政府創新 |城市社區 | 西部社會與文化 |經典研究索引 |人文社科讀書沙龍 |中心學者文集
您現在的位置: 地方政府與社會治理研究 >> 人文社科讀書沙龍 >> 正文
短視頻可否以“短”見長?
作者:毛丹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452    更新時間:2019-4-23         ★★★

導語:2019年3月,浙江大學召開“短視頻時代的城市文化傳播與城市美學論壇”。毛丹教授就碎片化學習的批評提出了不同看法。他認為存在著借助碎片化知識點串聯系統知識體系的可能性,如果運用得當,利用短視頻進行知識學習也可以成為教育創新。

一、碎片化狀態中的適應性學習

碎片化Fragmentation)是20世紀80年代末后現代主義研究文獻中出現的一個語詞,被用來指陳完整的東西分解成零星碎片的現象。從社會學的角度看,碎片化這個詞直觀性很強,概念化程度不充分,內涵確定性不足。但是,在由農業社會向工業技術社會及信息技術社會轉型過程中,人們的日常生活、知識狀態都有比較明顯的去集約化、去中心化、多元化、界限模糊化等等,這些東西互相疊加,的確使人們對于生活狀態、知識狀態都有比較強烈的碎片感。

碎片化和碎片感產生了一系列新的社會結果。其中一個奇特而可以理解的結果是碎片感所伴生的不穩定感、不安全感,經常驅使人們去尋求、學習關于重新理解日常工作與生活的知識;而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的信息技術社會也有了足夠的動力、技術和市場,前所未有地把分散、零碎的知識和信息鏈接起來,提供新的傳播、分享的形式和辦法。于是,用零散的時間、通過移動互聯網進行自由方便的學習,迅速成為大多數人中流行的學習方式,有人甚至把它命名為碎片式閱讀或碎片式學習。目前一些研究者發現碎片式學習有一些顯在的特征,特別是:

1)學習時間碎片化

曾有研究者統計人們日常生活與工作中可能出現的碎片時間及頻次,發現15分鐘以內的碎片時間出現頻次相當多,其中5分鐘以下的碎片時間占到一半以上。故而,時長在15分鐘以內的碎片化學習形式更容易獲得認可,若能將時長控制在5分鐘以內則更佳。

2)特定人群有相應的形式偏好

根據對學習人群所擁有的習慣進行大數據進行統計與分析,不同年齡段的人群對于碎片式學習內容的形式偏好如下列統計圖所示,從中可以直觀地看到語音形式最不受歡迎,小故事形式最受歡迎;中年人比較關注鏈接文章與專業PPT類的內容;年輕人則比較喜歡短視頻與動漫片。

學習偏好的數據統計圖

 

   

學習偏好的數據統計圖(按年齡段)

 

 

* 資料來源:《碎片式學習:互聯網時代的自我修煉》

3)短視頻的方式更適應碎片式學習

信息碎片化帶來的一個問題是盡管大眾更加容易被吸引,但對于單個信息的關注的持久性卻更低了。例如,用微信公眾平臺閱讀文章的用戶,能夠將一篇數千字長文從頭到尾閱讀完的用戶比例不到萬分之一。在日常經驗觀察上,大眾用戶觀看視頻網站,進行網絡學習,閱讀網絡新聞時,也往往有跳躍瀏覽、間斷瀏覽的習慣。從前文所舉的統計情況看,盡管中年人更加關注專業PPT和鏈接文章的內容,但是枯燥的展現形式和跳躍瀏覽的習慣使得這種展現形式帶來的知識輸入效率較低。年輕人所鐘愛的短視頻的形式具有主題明確、傳播迅速、信息直觀等優勢,因而可能更適合利用碎片化時間學習的人群。這大概是抖音等主要使用短視頻技術的公眾平臺迅速吸引年輕人群,并且影響擴大到其他人群的重要原因。

二、短視頻技術也可以去短見長

  再具體一點看,抖音類短視頻之所以成為熱門的閱讀、學習形式,至少與它的以下特點有關:

時長,知識經濟時代鼓勵毫秒必爭的風氣,人們最喜歡在有限的時間內獲得最大的信息量,短視頻的主題明顯、信息直觀、傳播迅速正好符合碎片化環境的信息接收習慣。短視頻的時長一般在5分鐘以內。每個人都可以利用工作的間隙或者休閑的碎片時間進行學習。

內容,優質的短視頻可以做到有效濃縮內容,具象直觀且生動有趣,信息集中且容易理解,更容易激發興趣。短視頻就像是整本書的一個目錄,通過它了解到知識的核心內容,再通過其他形式對感興趣的內容進一步學習。

傳播,互聯網提速、4G的發展,使得短視頻的傳播速度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智能技術和AI技術的發展,使得每個利用短視頻進行碎片式學習的人獲得更加精準的推薦內容。短視頻的傳播還具有明顯的社交屬性。人們可以通過分享與轉發,展現自己好學的品質,并以此方式將優質的學習內容擴散給更多具有相似需求的人。甚至可以通過碎片化學習的方式結合成臨時的學習社群,互相督促學習,所以短視頻不僅有可能提高知識的傳播效率,也可增強學習的效果。

當然,受歡迎并不一概意味著好。碎片化這個語詞本來就經常不是在中性的意義使用,有比較多的貶義。所以,當人們談論信息傳播碎片化、碎片化閱讀、碎片化學習時,通常已經含有對系統性、整體性的肯定和對碎片化的批評。例如,曾有批評碎片化閱讀者認為,碎片化閱讀讓人上癮中毒,讓人不再善于深度獨立思考,深浸在淺顯閱讀中獲得虛假的自我滿足和自我成就感,讓人在時間精力分配上更加碎片化,甚至產生各種知識幻覺等等。這類批評最主要的正是指責碎片化學習破壞了系統性學習和深入學習,而碎片化內容為主的短視頻平臺似乎也被視為應該抵制的對象。

從技術角度言,目前短視頻大部分是在社交平臺上以C2C的方式進行傳播,對短視頻產業的研究亦集中于其社交屬性。所以,我們看到很多對碎片化的指責、對大數據精準推薦的不滿、以及奶頭樂效應的批判。然而,技術本身無關道德和正義,從來都是一把雙刃劍。新技術發展也有特定規律。新興技術創新往往具有兩個特點:一是分布式(P2P),方便用技術發動廣大人群積極參與;二是從邊緣市場開始。很多顛覆式的技術在應用初期,往往都是隱藏在娛樂消遣類軟件中,以規避行業中既有玩家的敵對風險。隨著技術發展成熟,便可以從中剝離出來,實現更重要的作用。互聯網本身就是這種典型代表。它從當時還很小眾的計算機開始,從游戲應用起家,分布式地連接了每臺計算機和網絡,從而在電信巨頭下取得了成功。理解了技術發展規律后,完全可以轉換思路,利用短視頻的特點,結合人工智能技術的精準推薦,更好地滿足個人、企業和政府機構的需求。短視頻技術應用的定位也有條件從普通公眾的娛樂消費,升級為幫助企業為其客戶提供更有競爭力的產品或更加優質的服務,以及輔助企業或政府教育機構完成對其個體的培訓、提升競爭力。短視頻技術的魅力才剛剛顯現,我們可以期待它在B端和G端的廣泛應用可以提高人們學習和生活的效率與質量,以抖音短視頻與中國科學院等機構發起的“dou知計劃為例,就是以短形式進行知識培育和教育的典型代表,將有內涵的知識和有趣的表達形式相結合,將專業的知識進行藝術加工,讓高深的科學知識飛入尋常百姓家、普惠大眾。

再就學習過程和內容安排言,絕大多數人在完成學校教育而進入工作崗位后,都不太可能再獲得整大塊職業時間用于系統性學習,這是常態性的。普遍人包括很多專業工作者能夠采取的適應性學習,經常是兩種不同性質的碎片式路徑:一種是利用零碎時間段,但是圍繞系統知識目標和內容進行積累性學習,這是一種佯碎。另一種是真碎,人們可能出于實用目的、或因為趣味驅使,非系統地汲取自己需要的具體知識內容。后一種學習很自然,有用處。而前一種學習本質上是把本來屬于系統性、結構性知識、技能與經驗進行分解,通過由點及面、循序漸進的過程,趨近系統學習目標,在這個過程中,離散不等同于零亂,碎片也并不導致無序,所謂碎片化系統化并不天然沖突。就抖音等短視頻平臺而言,它只是意味著內容創造者需要更加自覺、精細地研究學習人群的特點、個性與學習目標,理解一個系統學習內容究竟可以如何經過化繁為簡、化面為點后的知識點、技能點、經驗點,平臺方進行運營規劃,讓它們既可獨立存在、傳播與學習,也可以組合、恢復成原來的知識體系,又可以創新出新的知識、技能與經驗面,從而編排出精短的、有趣味、引人入勝的學習素材短片。利用抖音類短視頻進行學習,是教育中的一次嘗試,這個創新顯然很重要。

 

【參考資料】

[1]. []史蒂夫·薩馬蒂諾(著),念盺(譯).《碎片化時代:重新定義互聯網+商業新常態》.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5.

[2]. []Scott McQuiggan(著);王權,肖靜,王正林(譯).移動學習:引爆互聯網學習的革命.北京:電子工業出版社,2016.

[3]. []邁克·費瑟斯通(著),劉精明(譯).《消費文化與后現代主義》.南京:譯林出版社,2000.

[4]. 何寶宏.《風向:如何應對互聯網變革下的知識焦慮、不確定與個人成長》.北京:人民郵電出版社,2019.

[5]. 華少編著.《裂變勢:自媒體時代信息傳播的秘密》.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2017.

[6]. 司若,許婉鈺,劉鴻彥著.《短視頻產業研究》.北京:中國傳媒大學出版社,2018.

[7]. 陳諫,黃樹輝.《碎片式學習:互聯時代的自我修煉》.北京:企業管理出版社,2016.

[8]. 魏洪偉, 張丹, 王博編著.《互聯網+移動學習理論與實踐》.哈爾濱:哈爾濱工業大學出版社, 2016.

[9].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 http://www.cnnic.net.c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站長 | 友情鏈接 | 版權申明 | 網站公告 | 網站管理 |
    ╃╃浙江現代民政研究院╃╃ 主辦
    浙ICP備14044341號-1||公安備案:33010602004147
    本網站為純公益性學術網站,無任何商業目的。因部分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來郵或來電告知,本站將立即改正。
    聯系Email:[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571-87951267
    辦公地址:浙江大學玉泉校區邵逸夫工商管理樓2層
    黑龙江时时550